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糖价迷局:形成价格体系是最合适

2006/9/30/08:38 来源:中国食品产业网
    广西来宾市的农民谭顺能今年初做了件了不得的大事。他承包了100亩山地种甘蔗。而在当地,人均种植面积不到2亩。

    这位30多岁的农民敢于抓住机会。去年糖价飞涨,年均价每吨超过4500元,甘蔗的价格也水涨船高,达到280元/吨,受此刺激,谭顺能决定大干一把。更让他高兴的是,今年风调雨顺,将会大丰收。他估算起码赚5万元,但这个愿望现在无疑要落空了。

    广西山地多,土壤偏酸性,纬度又低,这些特殊的地理因素让种甘蔗几乎成为当地农民脱贫的惟一途径。在广西,有1000万农民种甘蔗,中国的糖厂也主要集中在广西,它们的产糖量占全国60%以上。

    惊醒谭顺能致富美梦的是今年8月18日中国糖业协会的一次扩大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一位主管官员强硬表示:2007年糖价的合理价格应该是3500元/吨。广西物价局历来是根据对来年糖价的预测,推算出当年的甘蔗收购价,因此这位官员的表态几乎等于确定了今年的甘蔗收购价。

    3500元/吨的糖价,对应的甘蔗收购价是230元/吨。8月底,甘蔗收购价可能暴跌的消息在广西来宾、贵港等地迅速流传。

    “那就没钱得(赚)了,接近成本了。”9月18日谭顺能对记者说。当地每吨甘蔗的生产成本约180元,而他算上承包费及雇工费用,成本比别人高出50元/吨。

    眼看一年的辛劳,很可能化为泡影,谭顺能正惴惴不安地等待甘蔗收购价的公布。

    企业更苦恼

    谭顺能并不富裕,他所在的三五乡是广西的省级贫困乡。凭他个人力量,根本无力承包100亩甘蔗田,这背后有糖厂的力量在推动。

    谭顺能开荒的前期费用乃至种植的种子、化肥等,都得到糖厂扶持。扶持他的广西来宾永鑫糖业有限公司还免收了谭顺能每亩75元的深耕费。

    根据国家规定,广西把甘蔗种植区直接划分给各家糖厂,确保他们的糖料来源,糖厂也必须扶持蔗农。平时,糖厂还要义务给蔗区人工降雨、灭虫,有时还要替新增的蔗地修路。

    由于前几年糖价处于低潮期,广西及相邻的广东、海南等省的甘蔗种植面积减少,结果去年糖价疯涨,同时南方大旱,甘蔗减产。一下子,所有的糖厂都面临原材料不足的问题,最终引发了各家糖厂互相抢购甘蔗的风波。

    “每个蔗区都有相当数量卖给了另外的蔗区,最终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把所有蔗区全都牵扯进来了。”广西一大型糖厂的负责人王唐说。

    来宾东糖集团农务部经理黄寿林告诉记者,广西的制糖龙头企业贵糖集团公司有一天只收来了28吨甘蔗,而它每天的压榨能力是8000吨。

    基于2005年的好年景,广西的糖厂决定让农民扩大甘蔗种植面积。“今年我们花了3600万元,多开了11万亩甘蔗地。”广西永鑫华糖集团的副总经理姜益华说。

    他们的做法有宏观数据的支持。

    目前中国的白糖年产量约为900万吨,每年需求缺口100多万吨,如果不考虑进口,国内还需增产900万吨甘蔗,约200万亩甘蔗地。

    但如今谭顺能的致富冒险即将失败,永鑫华糖的新投入也变得不确定起来,“什么时候才能收回这部分投资?”姜益华说。他认为,如果甘蔗收购价大辐波动,企业无法对将来作出明确的判断,从而使这种支农行动成为企业巨大的风险。

    “低糖价,农民赚不到钱,对我们企业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对制糖行业发展的损害也是巨大的。”广西永鑫华糖集团的另一位副总经理黄安责说,他以前是来宾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来宾三年前由县升为市),农民增收是他的工作重点,“我们这里的农民,一年下来,惟一能得点钱的,就是卖甘蔗。”

    “而对于广西的糖厂来说,成年在巨幅的价格波动中挣扎,也无法完成企业积累从而进行延伸行业的投资,形成真正的竞争力。”进而导致整个行业积弱积贫,无力应对国际市场的冲击。”黄安责告诉记者。中国的糖厂曾连续亏损近十年,累积亏损额超过120亿元,而近五年才全行业盈利。

    糖价之辩

    “如果能把价格调整到合适的位置,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王唐认为,收购价上升100元对农民就意味着实际收入的翻番。如果收购价在400元,农民不会冒风险,把甘蔗运往外地。但400元/吨的甘蔗价,对应的糖价要超过6000元/吨,“国家也不允许这么高的糖价。”

    “糖价和甘蔗价是连动的,糖价涨,农民也是主要获利方,利润并非全在企业,为什么非要将糖价维持在低位呢?”广西永鑫华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永宁说。

    采访中,很多参加过今年8月在贵阳召开的中国糖业协会扩大会议的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目前中国的糖价被动地与世界接轨,但也没必要通过行政方式来打压,让市场自发形成价格体系才是最合适的。

    去年开始的糖价飞涨引起了管理部门的注意——糖价从2005年年中的3000多元/吨,涨到了今年2月的近6000元/吨。国家发改委国家物资储备局(下称国储)于今年1月开始抛售储备糖。截至9月19日,一共进行了11次储备糖拍卖,拍卖总量为110万吨——这和今年年初估计的市场供需缺口基本吻合。

    业内人士质疑国储抛糖的合理性,认为抛糖加剧了市场对糖价的悲观预期。目前的现货糖价格尚能维持在4200元以上,但期货的价格已经预示明年的惨淡。根据郑州商品交易所的行情显示,主力合约0703的价格目前为3300元左右,这意味着市场认为,2007年3月,糖价将跌至3300元/吨。

    “明显的计划经济思维。”广西某白糖流通市场副总经理张哲评论到。他认为,糖价过低将导致甘蔗种植面积又一次缩水,从而可能使下一个榨季又出现糖料不足,引发更严重的供需不平衡,“原本是稳定价格的,但产生的效果有可能是让供需不平衡出现得更频繁。”

    记者9月初在广西来宾、贵港等地采访时,当地农民纷纷表示,甘蔗价格到了250元/吨以下,就不会再施肥,有的表示会转而种桑养蚕,减产属意料之中。

    由国家商务部市场运行司副司长徐息和任课题组长的《中国食糖流通研究报告》中有数字表明,相邻年份糖料播种面积的增减幅度最大曾达到16.5%,这个巨大数字的背后是无数蔗农对蔗价憧憬和失望的交替。

    低糖价已让广东和海南的甘蔗种植面积严重缩水,“如果广西蔗农也不种甘蔗了,中国的糖就只靠进口?或者,一直和国际糖价接轨,万一连续来两个大灾年,甘蔗连续大比例欠收,中国制糖企业整体歇菜,以后蔗农卖甘蔗给谁?”张哲说,“为什么不让中国农民赚钱而是让外国农民赚钱呢?”

    中国糖业协会副理事长刘汉德在对记者分析2006-2007榨季情况的时候表示,过低的糖价将损害农民利益。广西有1000万人从事甘蔗种植,占总人口的比例近20%,而全国有4000万农民从事糖料生产。

    中国目前的人均用糖量为8公斤多,而世界平均水平为20公斤,这意味着中国用糖的增长前景巨大,而目前中国的产能尚不能满足国内需求,这也是张哲认为反而要保护中国白糖行业的主要观点。以人均年消费糖8公斤计算,如果价格涨到5000元/吨以上,每个中国人每年要多花20元,张哲认为,这并不是一个让人无法承受的数字。

    然而接受采访的各方,一说到入世后的农产品补贴及保护问题,观点都开始统一,都认为,这是一个目前谁也化解不了的问题。

    为何打压糖价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国际糖价可以直接传导到国内,国储不抛糖,价格也会跟随国际价格掉下来,企业说打压,实际是对管理部门稳定糖价的误读,纯粹是站在企业利益的角度来解读国家稳定糖价的行动。”某接近核心决策层的权威人士透露。

    该人士认为,如果不提前部署,会导致甘蔗种植面积激增,而甘蔗的特点是种一次收三年,这就意味着会引发连续最少三年的供大于求,而国储又没有大量收储的财力,未来的风险巨大,还不如及时根据国际糖价提前进行调控。

    全球范围特别今年巴西甘蔗丰产,国际糖价亦在逐步走低,截止到9月25日,国际糖价已经从2月份近19美分/磅跌至目前10.5美分/磅,跌幅近半。

    对于糖价高低,该权威人士表示,不能作简单的对比,“糖价高,替代产品如玉米糖浆就侵占白糖的市场,独立地看蔗糖价是没有价值的。”

    熟稔期货市场的张永宁则认为,玉米糖浆在糖价高于3800元的时候,是有竞争力,但玉米的价格也在飞涨,玉米糖浆的成本竞争力会在市场的力量的左右下与蔗糖逐步平衡。“糖关税的世界平均水平为100%,这意味着,中国白糖市场实际是完全向世界敞开的,15%的关税对国内糖价无法进行任何保护。”该权威人士表示。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