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合资时,我们该如何去应对?

2007/7/12/15:08

    (本文节选自7月8日播出的《对话:宗庆后的中国式离婚》

    主持人:伟鸿

    商学院观察员

    长江商学院教授  滕斌圣

    复旦大学商学院教授  蒋青云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  武常岐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  张维炯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  杨杜

    南开大学商学院副院长  齐善鸿

    特别院观察员:

    清华大学教授  宁向东

    奥纬咨询公司合伙人  侯珀

    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合伙人  李淳

    主持人:我想在十一年前,没有人不看好娃哈哈和达能这段要开始的跨国婚姻都希望他们是幸福美满的。但今天十一年后,当我们坐在这儿的时候却发现,这段被很多人看好,也被很多人寄予了希望的跨国婚姻却矛盾重重,当然今天我们探讨的这并不是达能和娃哈哈之间的一个个案,事实上他们遭遇的种种的纠纷,或者是矛盾,是今天中外合资企业当中,很多很多企业都遇到的困难。那么多我们当年响当当的中国名牌,如今一蹶不振或者是销声匿迹,我们在合资当中怎么样才能够保护自己和发展自己。我想这些问题我们都要交给我们现场的各位专家。宁教授,先来请教您一下,究竟在合资之中,我们要如何去生存。

    宁向东:第一个我觉得就是说不要因为一两家企业,因为是中国的品牌,然后在合资中遇到困难,然后就形成了一个我们不再合资了,这种倾向或者这种取向,我觉得这个不对。因为从长远来讲,全球化竞争其实更多的是国际间的资源整合,合资将是中国企业更多要去考虑的。第二个我觉得首先想对方的资源对你究竟有多少重要性。第二个对方的资源对你究竟可替代的程度有多大,第三个就是对方的资源跟你的互补性究竟怎么样,而且能够延续多少时间?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变化的,所以很多合资,其实都是有一定期限的,有一定寿命。所以事先把这个想好以后,那么接下来我觉得要想,对方会有多少的私人的收益,然后他会为此采取什么样的隐蔽行动,于是我们在公司的出资和控制上面,我们巧妙地分配权利,然后写出一个比较好的和约。这个和约,其实我说它是个小人和约,越是小人和约,它走得会越长,越容易让你后面做君子。

    宗庆后:实际上你现在说起我们对原来这个东西要调查细致,确实来讲,我们现在我这前面为打官司,我也接触了很多人,现在人家外资进来调查你这个企业,肯定有2000多个问卷,现在我们也在搞,就200多个问卷就调查了。所以跟这个还差很远了。确实来讲,你跟人家合资,是要把人家搞搞清楚,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条件去搞清楚。它达能在东南西北都不知道呢,那个时候你出国都很麻烦呢,出国要多少道审批手续才能出去,你说那个时候你说怎么去调查它?我们有什么地方好去调查?哪怕到了它那边去看的时候,你也不知道是怎么事,带你到了什么地方说这是它的,你也以为是它的,因为连个法国字你也不认识,规模很现代化,上面打着达能某某公司,实际上不是它的,它跟人家约好了让你参观一下,你可能也摸不清楚。所以我认为在当时的条件跟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毕竟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我们中国的企业家也成长起来了,中国的企业成长起来,中国的力量也强大起来了。

[1] [2] [3]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