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食品热的冷思考

http://www.food.hc360.com2012年08月28日09:15 来源:半月谈网作者:郭强 李松 潘林青T|T

    编者按:随着国人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吃得安全、吃得健康已经成为百姓的新诉求。在这一背景下,有机食品成为百姓餐桌上的新宠。按照相关标准,有机食品在生产过程中严格禁止使用各种化肥、农药、激素等,有机食品的产量低、价格高,是个高门槛的消费领域,市场上真正的有机食品也并不多见。不过,近年来假冒有机食品却屡见不鲜,市场乱象令人眼花缭乱,而普通消费者虽然食品安全意识空前觉醒,但对有机食品的认识总体还较为模糊,对有机生活的追求也多处于盲从状态。本期专题报道期望能让读者更清晰地了解有机食品生产,更理性地看待有机食品消费,同时呼吁农业生产朝着可持续发展方向转型。(《半月谈》2012年第16期)

    有机产品种植困难,加工规范,一般产量较低。然而,从市场上放眼望去,打着各种纯天然、无污染、无添加剂等招牌的“有机食品”不在少数。这些“有机食品”都是真的吗?本刊记者在多地进行了采访调研。

    市场混乱,真假难辨

    在江西省南昌市多家超市内,记者看到标着“有机”字样和相关标志的大米、蔬菜、水果以及酱油等产品随处可见。但是仔细辨认,却发现其中问题不少。

    例如,同一品牌5公斤装的大米,有“某某优质盘锦大米”和“某某优质有机盘锦大米”两种包装。前者标价为39.9元,后者价格为47.9元。算下来,普通优质大米的价格为3.99元/斤,而所谓的有机大米价格则为4.79元/斤。该超市的售货人员坦陈,这并不是真正的有机大米,只是打上了这个标志而已,“真正的有机大米比这个要贵得多”。

    在现场购买大米的市民王女士表示:“现在市场上打着‘有机’字样的产品越来越多,也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一般情况下,带‘有机’字样的价格都要高一些。”

    江西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认证管理处处长兰祥光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市场上有机大米的零售价格应该在20元左右一斤,如果与这个价格相差太大,就很可能有问题。

    在重庆渝北区的一家大型超市,记者同样看见各种“有机稻米”“有机蔬菜”陈列在货架上。细细察看之下,在包装精美、价格昂贵的莴笋、空心菜等“有机蔬菜”包装上,只有商品价签和所谓的认证标志,上面连产地、生产日期等基本信息都是空白。

    记者询问超市工作人员这种“有机蔬菜”与普通蔬菜有何不同,工作人员也不甚了了:“反正就是营养高、品质好呗,价格当然要贵一点咯。”

    业内人士介绍,许多商家利用消费者对食品安全的诉求大做文章,炒作“绿色”“有机”等概念,从中获取利润。

    在北京庄胜崇光百货地下一层超市,“有机农庄”品牌的圣女果有机码一应俱全。而另一些产品的包装上却贴着企业自制的白底绿边防伪追溯标志。当几种产品摆放在一起时,外观都差不多,消费者很难辨认个中差异。

    “市场上常见的违规做法有两种,一是本来没有通过有机认证的企业却在自己的产品包装上打上‘有机’的标志,做虚假宣传;二是企业尽管做了认证,但在生产过程中却没有严格按照相关标准来操作,使生产出来的产品没有达到‘有机’的要求。”兰祥光说。

    有机难种,认证好拿

    实际上,真正的有机产品并不好种。重庆市涪陵区龙桥街道农业服务中心副主任傅严培告诉记者,有机农作物种植风险比较高,要真正达到有机标准,投入的成本十分高昂。

    傅严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有机水稻为例,如果严格按照有机标准生产,一般而言每亩产量只能达到两三百斤,远低于目前一般水稻每亩1000斤的产量;同时有机水稻种植劳动力、技术投入也远远高于一般水稻种植。平均一季水稻亩均投入需要7000元以上,如果遇到病虫害或洪涝、干旱等自然灾害,损失相当惨重。

    为了提高有机农业生产附加值,傅严培曾在龙桥街道蔬菜生产基地试点组织生产了200多亩有机蔬菜,经过一段时间后发现,在目前的农业生产条件和生态环境下,生产出真正的有机蔬菜难度非常大,而且感觉认证机构也不靠谱。这些机构声称只要给钱就给认证,每年要保持认证,只需缴纳“手续费”。因此,有机蔬菜试点生产一年后,傅严培就不得不放弃了。

    记者在重庆涪陵、长寿等地采访发现,如果要想仿冒有机水稻,成本低很多,而收益却非常丰厚。据两地一些基层农技人员介绍,在一些地方,获得一个有机水稻认证,花钱就能买到,认证费用一般只在10万元以下,而获得所谓有机认证之后,水稻价格平均能从每斤1.2元上涨到8元至10元左右,利润非常丰厚。

    此外,当前认证机构较多,彼此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由此导致乱象丛生。

    “认证机构如果是企业化运作,就要追求效益,所以有些机构可能就会尽量压低认证费用,比如安排检查的人数、次数减少,这就使认证过程出现了漏洞。”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不少认证机构还存在“重认证、轻管理”的问题,没有条件开展有效的跟踪抽查。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魏益民教授指出,政府部门应保证对认证机构的监管和制约,在评定具有认证资质单位的同时,还要建立淘汰机制,适时清除不达标或违规的认证机构。

    监管松弛,贻害行业

    “有机食品的生产成本要高出普通食品许多。”广西八桂田园生产部负责人韦志林说,以有机菜心为例,种植一亩菜心所需的肥料、人工、防虫设施、认证管理费等大约为7000元,因此每公斤有机菜心的生产成本约为14元,是普通菜心的几倍。

    正因有机食品生产成本高,一些生产者受利益驱动,很难严格按标准生产。在山东、广西一些有机蔬菜生产基地,个别农民坦承“为了增产,使用过违规的化肥、农药”,也有农民坦言“尽管有生产标准,但实际操作就靠自律,谁来监管?”

    “有机产品全程监管存在交叉或空当。”山东肥城市农业局副局长赵胜文表示,农业部门管生产,认监委管认证,工商部门管流通,卫生部门管餐桌,哪个部门都说得上话,但哪个部门也不是完全说了算。“只要有一个部门监管缺位,就管不好有机食品”。

    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则向记者反映,由于目前我国有机食品生产一般规模较小、零星分散,这些情况也给监管带来了不便,容易形成漏洞。同时记者也感觉到,监管部门往往对分辨有机食品的真伪不够重视,认为食品只要保证质量安全,吃不出毛病就可以了。

    由于监管乏力,刚受到消费者青睐的有机食品就开始遭遇信任危机,给真正想发展有机产业的地区和企业造成了较大影响。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农夫山泉 奶粉 十大评选 更多>>

慧聪市场

资讯中心 产业研报 企业中心 人物中心 产品微门户

企业媒体关注榜

话题人物排行榜

1 陈竺 卫生部 部长
陈竺
卫生部 部长
2 李树君 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 院长
李树君
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 院长
3 卫祥云 中国调味品协会 常务副会长
卫祥云
中国调味品协会 常务副会长
4 陈啸宏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副部长
陈啸宏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副部长
5 宁高宁 中粮集团 董事长
宁高宁
中粮集团 董事长
6 宗庆后 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 董事长兼总经理
宗庆后
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 董事长兼总经理
7 袁仁国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袁仁国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8 潘刚 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兼总裁
潘刚
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兼总裁
9 杨启典 维维食品饮料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杨启典
维维食品饮料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10 王怀宝 中国奶业协会 副理事长
王怀宝
中国奶业协会 副理事长
收起

官方微信开通

扫一扫食品工业
行业资讯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