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草失去“护身符”面临停产 虫草行业亟待国家标准

http://www.food.hc360.com2016年04月05日16:04 来源:中国食品科技网T|T

    【慧聪食品工业网】冬虫夏草含着吃或将成为历史。“虫草第一股”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青海春天”)3月29日晚间发布公告称,收到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该公司控股子公司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均已停止,应立即停止相关产品生产经营。这也意味着市场上“天价”的冬虫夏草纯粉片(下称“极草”)失去合法的身份地位。青海春天遭遇寒冬,虫草行业未来何去何从?

    《消费提示》引发的“叫板”

    风波从今年年初即已开始。2016年2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一份《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下简称《消费提示》),指出检测发现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以及纯粉片产品中,砷含量为4.4mg-9.9mg/kg,远超过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1.0mg/kg的砷限量值。《消费提示》认为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

    这一《消费提示》在业界引发巨大反响。作为“虫草第一股”,青海春天于2月5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管问询函。随后,青海春天发布公告回应称,冬虫夏草及冬虫夏草纯粉片的服用安全性经过研究证实。冬虫夏草砷摄入量也远低于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制订的国际标准。冬虫夏草属于中药材,每日服用量很小,而目前我国《药典》中对冬虫夏草中药材没有砷含量标准的要求。

    极草到底该按药品还是保健食品的标准监管?事实上,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自2009年上市,8年间身份曾经3变,从食品到中药饮片,再到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虽然市场售价贵过黄金,一度创下行业神话,但极草的身份之争,从诞生之日起就未停止过。

    2016年2月17日和3月4日,青海春天分别通过信函和网络形式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申请公开具体检测数据和风险评估的信息。此举被媒体认为是向国家食药监“叫板”。而此时,因为子公司未获换发药品生产许可证,青海春天于2月2日起已经停牌。

    两张“护身符”均失去

    3月28日,青海春天收到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这份《告知书》显示,2013年5月2日,食药监总局同意青海春天作为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的企业。但是由于申报的产品不符合保健食品国家标准,未予批准。2016年2月26日,由于保健食品监管工作的需要,食药监总局决定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工作。也就是说,极草获得“保健食品”身份的大门已关闭。

    按照这份《公告书》披露,2014年6月25日,食药监总局同意将极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明确由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监督,并要求严格参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的要求组织生产。但《告知书》显示,试点中青海春天未能按照要求开展相关工作,国家食药监总局2015年7月11日告知青海省人民政府停止极草产品试点。

    《告知书》称,鉴于青海春天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均已停止,青海春天“应立即停止相关产品生产经营。”

    青海春天面临巨亏风险

    截至2015年9月30日,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收入为7亿多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78.91%。青海春天3月29日晚这份公告显示,该事项可能导致春天药用面临生产经营停止的现实风险,并影响到其成品、半成品的消化,从而使该公司面临产生巨额亏损的风险。如果现有极草相关产品被迫退出市场,广大合作商势必蒙受经济损失。该事项可能导致春天药用今年的冬虫夏草采购计划被迫停止,并可能影响产区牧民的直接收益。春天药用及合作商目前员工合计超过约4000人,该事项可能导致春天药用及合作商对员工的大幅裁减。

    公告提示,春天药用为青海春天公司控股子公司及核心资产,春天药用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也将导致青海春天股票存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措施(即ST)的可能并产生巨额亏损。

    为何去年就已停止极草试点,现在才公布出来?3月31日晚间,青海春天再次发布公告,上交所向公司发出监管问询函,就公司及相关股东收到国家食药总局告知书前是否曾收到《停止试点产品的函》,是否存在隐瞒行为以及公司知晓该信息的具体时间,是否按规定履行了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主要产品的生产经营(包括销售)情况是否正常四个方面问题,提出监管问询。按照上交所的规定,青海春天必须于2016年4月6日前披露对上述问询函的回复。

    而据此前媒体报道,《告知书》公布后,青海春天表示此前从未收到相关文件。

    极草的“砷含量超标”问题是一系列风波争议的焦点。在2月5日的公告中,青海春天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规定的冬虫夏草原草最高服用量9克,砷摄入量也只为国际标准的2.97%,而由净制冬虫夏草制成的冬虫夏草纯粉片最高用量只有3.5克,所带来的砷摄入量仅为国际标准的1.16%(若以0.1克/片规格的冬虫夏草纯粉片为例,每天服用量超过3000片,才超过砷的日摄入量的安全标准)。

    对于“砷含量超标”的问题,青海春天方面回应南方日报记者时表示,国家标准对于食品、药品、中药饮片、保健食品等不同的产品身份标准的定义不同,简单说不同“身份”有不同的国家标准。冬虫夏草本身的砷含量偏高是天然形成的,极草产品因为经过净制,砷含量比原料虫草略低。总局《告知书》中已经明确说明了药典对冬虫夏草的重金属限量值未规定。极草被批准为试点产品时,要求参照药品进行管理,质量标准也是参照药典进行提升,同样对砷的指标未予限定,因此,并不存在砷超标的问题。“极草从来也不是‘保健食品’身份,而依照保健食品的国家标准进行衡量,也是企业一直在疑惑的问题。”

    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上查询可见,按“冬虫夏草”查询相关的保健食品有19种,而“虫草”相关产品有120条记录,其中大部分是卫食健字,批准时间在1997-1998年。一家虫草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对于冬虫夏草等传统中药材,缺乏国家标准,政策的变动对行业的打击很大。中国食品商务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冬虫夏草行业的未来要重整,关键要制定行业标准,没有标准,行业没法大发展。

    极草暂未有下架计划

    根据极草5X官网显示,其产品销售网点遍布全国30个省份,实体店数量达600多家。此外,还有不少经销商代销相关产品。官网显示,0.35克/片×9片/盒×9盒/大盒的至尊含片,售价达到29888元。

    极草等产品是否面临下架风险?青海春天方面回应南方日报记者时表示,总局要求青海春天停止试点产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试点产品,指纯粉片)的生产经营是指从收到通知之日起暂停生产和发货。“国家对于产品要求下架或者召回的都是不合格产品,而极草纯粉片并不属于这一情况,目前国家局并未要求我们前期合法按标准生产的产品停止销售。”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农夫山泉 奶粉 十大评选 更多>>

资讯中心 产业研报 企业中心 人物中心 产品微门户

企业媒体关注榜

话题人物排行榜

1 陈竺 卫生部 部长
陈竺
卫生部 部长
2 李树君 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 院长
李树君
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 院长
3 卫祥云 中国调味品协会 常务副会长
卫祥云
中国调味品协会 常务副会长
4 陈啸宏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副部长
陈啸宏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副部长
5 宁高宁 中粮集团 董事长
宁高宁
中粮集团 董事长
6 宗庆后 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 董事长兼总经理
宗庆后
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 董事长兼总经理
7 袁仁国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袁仁国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8 潘刚 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兼总裁
潘刚
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兼总裁
9 杨启典 维维食品饮料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杨启典
维维食品饮料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10 王怀宝 中国奶业协会 副理事长
王怀宝
中国奶业协会 副理事长
收起

官方微信开通

扫一扫食品工业
行业资讯早知道